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圣马公告

聚焦中国物流顽症:贫困县依靠罚款发工资

时间:2011-05-14 17:30:42  来源:  作者:
来源:人民网
2011年05月14日09:05

  为了向记者证明公路罚款之乱,4月21日,河南省西峡县大货车罚款维权人士王金伍带记者在312国道河南南阳市镇平县路段,找到一个常年隐蔽测速拍照的警车。记者看到,这辆警车在后窗的太阳膜上开了一个长方形的小口子,不断对过往车辆进行偷拍。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王金伍上前,询问车内唯一的一位执法交警:“看看你的证?”没想到这位交警居然说没带。王金伍又问:“没带证能执法吗?让我们看看证,执法接受社会监督嘛。按规定不允许一个人执法。”记者看到,对于王金伍的这一连问题,这位交警不作任何回答。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根据2008年河南省交警总队出台的六条规定,移动隐蔽测速是典型的公路三乱行为。王金伍告诉记者,镇平县交警部门违规罚款,已经被他抓到6次,但对方始终不改。那么这是第七次抓到了,而且是和记者一起抓住的,镇平县交警部门违规罚款的行为会收敛吗?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10天后,记者和王金伍再次回访,发现这辆警车转移到十几公里外的公路上,还在违规隐蔽测速拍照,记者和王金伍随即朝警车跑去。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没想到,警车里的执法交警看到记者和王金伍,竟一溜烟的跑了,由于跑的太慌张,甚至连右边的车门都没有来得及关。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王金伍说,今年从1月30日到现在(4月30日),4个月的时间他发现该警车 8次在路上一个人拍照,8次反映都不改,只是不断地换地方。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很多司机告诉记者,河南公路罚款非常乱,而邓县是属于乱罚款特别严重的地区,当记者来到河南邓县,这里的交警竟然毫无理由的向司机手里塞罚单,虽然司机一次次挡回,但最终还是拗不过交警,甚至交警连罚款的理由都懒得说。那么这次处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司机发现罚款单上竟然什么都没有写。在邓县,交警不停的在207国道上拦下一辆辆大货车,甚至还双向拦车进行罚款,而这属于河南省明文规定的公路三乱行为。这位刚被罚过款的司机告诉记者,他一天之内被罚了330元。有票的是150元,180元没票,全是交警罚的。交警开出的罚单,如同天书一样,相信谁都看不明白。这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但实事上,这样的天书罚单并非个案。这是陕西开出的罚单,同样没有罚款理由;这是辽宁开出的罚单,也没有罚款理由;这是甘肃开出的罚单,背面处罚依据还是空白。在这些执法者看来,司机们是不需要有知情权,唯一需要司机们做的事,就是掏钱。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为了感受路上的罚款乱象,4月22日,记者在鄂尔多斯坐上一辆开往河南西峡的大货车。中午12点多钟,大货车刚通过内蒙陕西交界的高速公路收费口就出了故障,停在紧靠收费口附近的休息区。下午1点左右,路政人员赶到,违规扣下了只有交警才有权力扣留的行驶证,然后开始计时罚款。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一位路政执法人员说,一个小时要罚300元。司机问,如果车要是修好几个小时的话,罚款岂不是要1000多元了?路政人员肯定地说:“那我管不着 就是这么个意思。”司机问:“那你这本来就是设立的停车带,为什么还要罚?”路政说:“那我不管,这是我们公路公司的规定。”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司机怎么也搞不明白停在正常的休息地带为什么被罚款,他向相关部门电话咨询,没想到这些部门的答复是,这家公路公司刚成立,许多规章制度还不明确。这就更让人搞不明白了,既然规章制度不明确,那么罚款的依据又是什么呢?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但还没等司机想明白,下午4点半,大货车还没有修好,路政人员再次赶来,要求罚款900元。司机哀求了半天,最后和一位路政执法人员达成协议,只交600,但条件是不开票。让记者惊讶的是,罚款不开票,这是严重的违法声违规违纪行为,但这位路政人员居然当差着其他路政人员的面,当前众多司机的面公然违法违规违纪。但记者看到,这位执法人员在拿到司机给的600元后,他没有开出任何票据,只是把驾驶证还给了司机,然后和另一位执法人员驾车离去。ZZD北京天柱聖馬

  那些罚款会被交警和路政如何使用呢?王金伍去年11月在黑龙江省林甸县认识了一位运管站站长,酒酣耳热之后,那位站长掏了心窝子。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他说:“咱们唠的事私磕啊,从我自身的角度,罚款额度不高的很少,但是法律规定,是规定的范围,为什么罚款都很高呢?就是林甸特困难。”这位站长声称,他和当地的县人讨论过罚款的事情,他说:“我这40多人吧,有19个是省运管局的编制,是省运管给钱,工资福利的啥都有,但剩下的人,就只能靠罚款了。”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在这位站长看来,一个运管站有一多半的人都没有正式编制,只能靠罚款来解决工资福利问题。那么罚来钱,他们又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变成自己的收入呢?这位站长详细介绍了当地罚款的收支两条线是如何运转的,以及这笔罚款是如何分配的。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他说:“当然你不是拿回来直接坐支,如果直接花了,那就完蛋了。你得走渠道,交财政,财政再给你拨回来,这样罚款就可以正常使用了。”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这位站长还抱怨,所有的罚款当地财政要扣40%,留给站里的只有60%,所以站里也很难。他介绍说,上一任站长在的时候还能收点费,现在可收不着了,所以只能靠罚。他说:“我接他(上任站长)的时候,他上一年罚了167万,所以司机骂应该骂我,人家得骂我,你这么狠,自你来以后,只要法律有规定,那就整呗,你看去年罚了294万,(比前一年)多了120万,去年的日子相对好过了。”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乱罚款虽然来钱快,但也有风险。既然不少司机都有意见,那么这位站长怕不怕被举报呢?没想到,这位站长不仅罚款有办法,而且和上级拉关系更有一套。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他说:“领导来我就说,你们过来,我就请你们吃,你们是好朋友够哥们,你们来是不是吃,吃完了抹嘴走,你得变相报啊,你不能说我当站长我去掏,今天我招待,我自己掏几百元吃了,报啊,那能吗,那你肯定得报啊,报就变相啊,变相违不违法?应该违法,但没招,谁都知道违法,谁都没招,领导也要吃,谁不吃啊?你包括林甸有温泉,洗个澡,按按摩的,你说这点事,你也得支吧,夏季有水上乐园,你去玩玩,划个船游个泳,吃点小煎鱼啊,但你这招待吃完了也不能一抹嘴就走,我说这些费用你不得有吗,一年能少了吗,在一个你过年过节的,还不得送点礼啊,你部门活不下去。”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5月11日夜里10点,记者赶到了位于黑龙江省西部的林甸县,刚进县城,记者就在这个路口见到了一辆闪烁着警灯的执法车,几名执法人员正对两辆货车拦车检查。黑龙江省林甸县道路运输管理站稽查队长朱玉鋆告诉记者,他们是林甸县运管的稽查人员,现在是6个组三班倒,在这里定点值班,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他们这个组四个人,是从11号下午四点开始接班的。记者注意到,稽查队长朱玉鋆的手包里装着一本票据和不少现金,他告诉记者,这些都是罚款。那么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点这六个小时中,他们罚了3900元。朱玉鋆解释说,这3900元钱中,有1600元是他们这个组上一次值班时的罚款所得。去掉1600元,也就是说,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点,这六个小时他们共罚款2300元。那么像朱玉鋆他们四个人,一个月能罚多少钱呢?朱玉鋆说估计1万左右。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在记者采访期间,朱玉鋆等四位执法人员又对几台车辆进行了检查,但都是检查后顺利放行。此时已是深夜,记者决定先离开一段时间。凌晨五点,记者又一次来到了这里,发现夜里那台运管的执勤车还在,只是这一次在他们对面又多了一台警车,一名警察在对一辆货车进行拦截检查,见到记者,这辆警车迅速离开了。记者又一次见到了朱玉鋆,此时记者注意到,他昨天夜里拿的那本票据已经用到了最后一页。朱玉鋆说一晚上罚了5200元。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在查看票据后,朱玉鋆告诉记者,11号夜里他们共对18台车辆进行了处罚,总共罚款5200元,平均下来每台接近300元。在朱玉鋆翻看票据的过程中,记者观察到,对这18台车辆的处罚中,有将近一半的处罚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九条是这样规定的:客运经营者、货运经营者不按照规定携带车辆营运证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警告或者20元以上200元以下的罚款。也就是说,这一条的处罚是警告或罚款,即使罚款,也是在20元以上、200元以下,但从朱玉鋆出示的票据上看,所有的处罚全是最高限200元。对于都是最高限发困倦的原因,朱玉鋆说:“你有什么事情,你到我们单位找去。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5月12号上午八点,记者来到了林甸县道路运输管理站,这是位于县城西部的一栋独立办公楼,一楼悬挂着林甸县道路运输管理站文明建设管理牌,记者注意到,从这上面可以看出,林甸县运管站是2006年市级文明单位标兵,并且提出2010年争创省级文明单位标兵,2014年争创国家级文明单位。管理牌上还有部分工作人员的名字、职务,姚彬海的照片排在第一位。运管站副站长宗西业告诉记者,站里现在共有44人,省编的大约有20人。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那么姚彬海现在哪里呢?林甸县分管交通的副县长李刚先诉记者,姚彬海已经被批捕。李刚说:“我们运管站执法过程中,姚站长在接待红塔集团等人的过程中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说了一些也跟实际情况有的是不相符的一些事情。所以呢,这项工作,他说完以后,可以说事出了以后,我们县委县政府多次进行研究,成立了个调查组,对这项工作也进行了调查。”ZZD北京天柱聖馬

  李刚告诉记者,去年底,姚彬海向有关部门汇报了他的讲话内容,之后林甸县相关部门开始介入,今年2月12号,姚彬海被正式批捕。但是李刚强调说,姚彬海涉嫌的是调到运管站工作之前的经济问题,和媒体反映的情况无关。而至于哪些不应该说的话,李刚说:“他说的就是说,那光盘我也看了,什么喝酒,这个那个的,这些钱这个那个,分成,谁来都得吃饭、喝酒、买车,这些有的根本就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事实上现在我可以这么说,我们县这几年都是研究按照规定收这两条线。每年我们都研究这个收支的情况,特别像执法部门的收支,要求非常严的,必须是收支两条线,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的规定。你无论是收多少钱,你都得是按照规定,足额足实的进行上缴。财政部门在根据你的工作量,根据需要给你核定经费,按照实际往回拨款,实际这种情况。绝对不像姚站长说的,这个我们就得靠罚款,怎么怎么的,绝对不是这种情况。”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姚彬海曾经明确地说,运管站罚款他们提成60%,那么这一内幕到底是否真实呢?李刚副县反复强调,林甸不存在罚款返还的问题,记者随即来到了林甸县财政局。黑龙江省林甸县财政局预算股股长苗翠成向记者提供了林甸县道路运输管理站三年来向财政上缴的罚款收入,2010年是3073000元,2009年是294万元,2008年是1678150元。姚彬海也提到了运管站的罚款情况,他说:“原黑龙江省林甸县道路运输管理站站长 姚彬海 0708 我接他的时候,上一年罚了167万,要不你们骂人得骂我,要不我怎么不敢来,原来没这么罚过,我来了以后,既然法律有规定,整呗,去年罚了294万。”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苗翠成说,他们实行的是收支两条线政策,所有罚款收入必须上交财政,财政每年根据部门实际做出预算。苗翠成提供的数字是,2008年运管站预算105万,实际支出88万,2009年预算100万,实际支出102万,2010年预算184万,实际支出284万。为什么2010年预算突然增加到了184万元呢,苗翠成说,这里面主要增加的是82.6万元的办案费。他说:“他们当时我们就是参照公检法司的单经费,公检法司现在这个原经费,现在检察院是2万,法院2万6,公安局是1万5。这样我们取平均数据,每人按照两万,两万他22人,再加上19个那什么(省编),41个人,是这么给的。”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苗翠成说,这82.6万元办案费是由林甸县财政支出的,在这之前从来没有给过运管站这笔费用,那为什么突然间增加这笔预算呢,苗翠成表示并不清楚。更让人不解的是,2010年林甸县财政拨付给运管站的实际支出在这一预算基础上又多增加了100万元。苗翠成说,这100万是年终奖。、这笔年终奖支出表中,记者注意到,101万的奖励中用于工资福利支出的612688元,苗翠成承认,这笔钱大部分是用于发放运管站非省编人员工资,平均每个人每月2200元,这在人均收入1000多元的林甸,已经是高收入。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林甸县运管站2010年并未获过荣誉称号,那又是依据什么获得的这笔年终奖呢,苗翠成表示,他也只是照上级指示办理,自己并不清楚。虽然林甸县财政局提供的数字看,运管站这三年的实际支出和罚款之间并不符合60%的联系。然而,记者在道路运输管理站采访时有了新的发现,运管站财务负责人戚娟向记者提供了运管站的会计帐簿,从这份2010年的帐簿可以看出,财政补助以办案费的名义定期进入到运管站。戚娟说 :“就是你往那个财政缴,财政就给你返。基本上就是那个姚站长,就是他去,都他直接去办的。”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截止到12月31号,2010年来自财政的补助总额是2422260元,去掉2009年结转的余额619700元,总的补助是1802560元。戚娟提供的帐本显示,2010年运管站的罚款收入是3012450元,和林甸县财政局提供的数字3060750基本接近,那么财政补助占罚款的比例是多少呢? 戚娟表示是60%。这跟之前姚彬海说的数字吻合。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一方面是运管站财务负责人提供的会计帐簿表明,运管站的经费确实是按当年罚款的60%,以补助的方式入帐,一方面是财政部门强调,他们是在严格地执行收支两条线,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呢?暗访时,姚彬海一番话道出了其中的秘密:“如果是你个人胡作非为,你自己兜着,不用在乎,什么行风评价,新闻媒体暴光,都没关系。没关系 来报吧 报一下,没问题。”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事实上,林甸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每年要靠上级财政拨款补助好几个亿才能勉强维持财政收支平衡。那么发给运管站的这些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真的和罚款无关吗?希望林甸县财政局的上级主管部门,能对这些巨额经费的来龙去脉进行调查,给国家法律一个交待。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朱凤鹏是云南玉溪一个运输企业的负责人,今天上午一大早,他提着这个沉甸甸的箱子找到了记者。朱凤鹏告诉记者,这是公司去年一年的罚单,罚单价值300万元,平均每个车是3万。占到了公司一年利润的一半。采访过程中,朱凤鹏不停地有电话打进来,他苦恼地说:“跑长途的司机又被罚了,昨天又被罚了,今天又被罚了。经常接到这种电话,有时候,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有时候正吃饭接到电话,气的是饭都吃不下。很无奈,很气。”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朱凤鹏干运输已经近20年了,最近几年感觉越来越不好干,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罚款越来越多,而且很多时候罚款罚的没有道理。朱凤鹏随意从箱子里拿出了几张罚单,马上发现了问题。他只着这些罚款单说:“超长,油箱改装,在黑龙江林甸被罚。发改委一个标出,让了拍照,但是一上路就被罚。”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对于这些没有道理的罚款朱凤鹏除了气愤,还感到很无奈。由于法律知识有限,接踵而至的罚单让他焦头烂额,他只好请了一位律师,对一些罚款进行行政复议。到现在已经有十起了。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朱凤鹏说,走行政复议其实是无奈之举,很多时候,当地的交管部门并不理会他们提出的行政复议。而住宿、机票都要花钱,而且行政复议都没有结果。他曾经起诉过两个地方的交管部门,但结果更让他沮丧。他说,当时法院告诉他,你以后还要跑的,算了,就撤诉了。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半小时观察:杜绝公路乱罚款 重在有效监督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今天河南邓州交警大队的大队长李新生还给我们栏目送来了一面锦旗,上面有八个字:感谢媒体,接受监督。我们非常赞赏他们对于监督的理解,事实上,要真正解决17年都没有治理好的公路乱罚款现象,确实需要有效监督。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在这17年里,公安部、交通运输部出台过许许多多治理公路“三乱”的文件,如果能够有效监督,让基层执法部门严格执行,乱罚款现象也许早已绝迹;为了切断执法部门和乱罚款之间的利益纽带,1996年的行政处罚法明文规定,地方财政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执法部门返还罚款,但像林甸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县,动辄拿出数百万经费给一个40多人的运输管理站,上级财政部门究竟有没有问过林甸,这些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ZZD北京天柱聖馬
ZZD北京天柱聖馬
  治理公路“三乱”,绝不能只靠媒体和司机的监督,更需要靠各个主管部门,真正把国家的法律和国务院的要求落实到位,真正把文件变成行动,真正对基层单位展开有效监督。 ZZD北京天柱聖馬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相关合作、业务咨询、投诉建议电话:010-59706068

建议计算机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

京ICP备11014590号-1